一只蚂蚁在海边布满大大小小石块的沙滩上爬行,蚂蚁爬行所留下的曲曲折折的轨迹,绝不表示蚂蚁认知能力的复杂性,而只表示着海岸的复杂性。蚂蚁在海边爬行,它虽然能感知蚁巢的大致方向,但它既不能预知途中可能出现的障碍物,其视野也是很有限的。由于这种认知能力的局限性,所以每当蚂蚁遇到一块石头或什么别的障碍时,就不得不改变前进的方向。

当我们把人当作一个行为系统来看的时候,人和蚂蚁一样,其认知能力是极其单纯的。人们在决策中就有点像这种海边的蚂蚁,只能根据有限信息和局部情况,依照不那么全面的主观判断来进行决策。此外,人们的技能、学识、价值观等因素也会影响到能否进行正确的决策。

在1978年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演讲中,西蒙曾说:“在经验科学中,我们只想逼近真理,我们不幻想我们能找到一个单一的公式,或者甚至一个相当复杂的公式,能掌握全部真理,并且不包含其他东西。我们安心于一种逐步逼近的战略。”

西蒙留给世人最宝贵的财富,莫过于传授了一套可操作的决策模型——在承认人类自身认知局限和环境不确定性的基础上,追求满意,而非妄想获得最优。

要想从西蒙的手中接过「有限理性」这把利剑的传承,我们可能就要去问到底什么是有限理性,有限理性如何建模,以及对决策者个体和组织有什么具体的指导意义?

世上两种人:经济人和管理人

理性理论的演变让人们对理性的认知有了新理解,从纯粹的完美理性过渡到有天花板的有限理性。

什么是经济人?新古典经济学对经济人的行为的假定包括:①个体的行动决定(为达到目的而选择的手段)是合乎理性的;②个体可以获得足够充分的有关周围环境的信息;③个体根据所获得的各方面信息进行计算和分析,从而按最有利于自身利益的目标选择决策方案,以获得最大利润或效用。

好比经济人是一个全知全能的机器人或者说上帝,它知晓一切知识和信息,有着最强大的计算能力,永远能准确的预测未来,有着永远不会疲惫身体,情绪永远不会波动。这样的人,根本不存在!

理性经济人决策模型

管理人认为,感知的世界知识对纷繁复杂的真实世界的极度简化模型,各种情境只是松散地连接在一起,真实世界的多数事实都和某一具体情境没有多大关系,最重要的因果链非常短。管理人考虑少数几个最关键的情景要素,所有人都是这样。

管理人的价值取向和目标往往是多元的,不仅受到多方面的因素制约,而且处于变动之中乃至彼此互相矛盾,「管理人」的知识、信息、经验和能力是有限的,他不可能也不期望达到绝对的最优解,而只以找到满意结为满足。

经济人追求最优,企图每次都从所有备选方案中选择最好的那种,管理人则追求「足够就好」的满意。

简单说,经济人是天真的理想家,管理人则是实际的商人。

世上两种理性:纯粹理性和有限理性

理性行为的含义是,行为主体通过以下途径,将自己的所有行为融合成一个完整的模式:

  1. 决策前从全局的角度来看待各备选行动方案;
  2. 考虑每个决策所导致的全部结果;
  3. 使用价值系统作为从所有备选方案中选出一个最佳方案的决策准则。

以上便是只可能存在于理论中的纯粹理性,它很美好,但要做到必须付出非常高昂的代价。

人类在真实行中为至少在三方面不符合客观理性的概念:

  1. 按照理性的要求,行为主体必须完全了解并预期每项决策产生的后果,而实际上,我们对决策结果的了解总是零零碎碎、不完整的;
  2. 由于决策产生的结果未来才会发生,所以在给它们赋值时就必须用想象力来弥补缺乏真实体验的不足,但是要完整地预期价值还是不可能的;
  3. 按照理性的要求,行为主体要在所有可行的备选行动中做出选择,而在真实情况下,主体只可能想到有限的几个可行方案而已。

简而言之,知识的不完全性、预测的复杂性和穷尽方案的困难性使最优化不可能。

现实中的人是完备知识追求者,但永远不可能具有完美的知识,真实的人对外界信息的感知能力有限,记忆能力有限,信息加工能力有限,不停追求知识最多只能有限接近现实。这是人类生来就带有的「原罪」,不可能彻底改变成为「完人」。

未来处于永恒的变化之中,任何一个备选方案在未来都会发生改变,因此预测未来所有可能性依然是白费力气。

有限理性:拿着烂牌打出智勇双全的气势

假如一个草垛中分散着一些缝衣针,如果寻找最佳措施,必须把所有的针都找到,逐一加以比较之后,找出最尖锐的一根来缝衣服。如果寻找的是能令人满意的方案,那么只要找到的针尖锐得能够缝制要缝的衣服就可以了,也就能达到了满意而有效的结果。显然后者要比前者容易得多。

两者的差别在于:经济人企求找到最锋利的针,即寻求最优,从可为他所拥有的一切备选方案当中,择其最优者。管理人找到足可以缝衣服的针就满足了,即寻求满意,寻求一个令人满意的或足够好的行动程序。由此可见,满意原则强调的是采取的方案只要能有效实现决策目标就足够了,而不必消耗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去寻找过于理想的最优方案,因此是更加简便易行的,更切合实践的要求。

如何理解「满意」?这里我们可以引入「期望水平」的概念,满意只是人们最求决策结果的一个最低下限,不能作为一切决策环境的唯一知指导原则。在认清环境变量限制 的条件下,人们仍然可以最求最优,即有限地最优。

我们不应该把追求满意看做一种承认先天缺陷只能退让的弱者姿态,满意也不应是最优的不完全形态或不成功的后果,否则容易让决策陷入无须努力,或者放弃尽善尽美的懈怠中,甚至还可能陷入一切皆空,破罐子破摔的厌世困境中。

事实上,现实决策是在时间、信息、资源、能力等约束条件下尽可能追求最优的过程,而不是一再降低期望追求泛泛的满意。

时过境迁,重新理解西蒙的有限理性,我们可能还得去读尼采,去读堂吉诃德,带着酒神精神,为生命灌入强力意志,追求「有限最优」,按重要性原则建立目标价值导向,在有限约束条件下,建立多层次的决策目标,力求多目标的和谐和集成效用最大化,这才可能是我们真正要去在生活中践行的决策智慧。

给予优先理性行为决策机理说明

有限理性的一个例子仍然可以拿德州扑克举例,每一局你的资源只有手里的两张牌,一定数量的筹码还有自己的脑子。你无法知晓别人手里有什么牌、会用什么策略,你不知道桌面上的五张牌能否和手里的两张牌组成有牌力的组合。每一次你都要投入资源(筹码)去获得查看桌面牌的全力,也就是对备选方案做检索和筛选。

从一开始你就在一个信息缺乏、结果不稳定的环境中,你不可能知晓所有信息,唯一你能做的就是一点点逼近你渴望的那套组合牌。而你的目标是赢取场面上更多的筹码。

在有限的环境下,追求满意是更可行、玩得更久、有限逼近完备信息的最佳策略。

即便你拿到一手烂牌,你不奢求成为场面最佳,而是于你而言满意(也即于你最优),靠勇气和智慧打出一手好牌。

有限理性的决策步骤

把有限理性的决策过程拆分出来,应该有这么几步:

1.确定要解决的问题或目标
2.决定最低标准
3.选择一个可行的方案
4.评估这一方案
5.决定这一方案是否已符合确定的最低标准
6.如果此方案无法接受,再检查其他方案,并要逐一通过评估过程
7.如果这一方案是可行的,即可开始行动
8.执行之后,评定此一方案及难易程度,并将评估结果作为提高或降低所定最低标准的参考点

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确定这个最低标准?以及最低标准定下来之后就不会变化了吗?这两个问题先不讨论,稍后再增补。

行为决策框架模型

有限理性的实际意义

人人都知道,最完美的决策来自于手里有足够多的备选方案,预知每个备选方案导致的结果,用一套严谨的标准筛选出一个最优决策。事实上,由于知识的缺乏,复杂未来的不稳定,以及很难掌握足够多的备选方案,人们很难做出最优决策。

让人拖延做出决定的原因往往是所有备选方案的结果都不令人满意,延迟决策是为了寻找到没有负面结果的新可行方案,如果找不到这样的方案,你很可能会继续延迟抉择时间。在不满意的结果之间做选择就不是选择,而人们都希望避免或规避的两难处境问题。

之所以会拖延,就是在等待一个最优备选方案的出现。拖着不完成工作,是为了等一个最好的状态,等我高兴了、不困了、脑子清醒了,再去工作;拖着不找对象,是为了等一个满足所有幻想的白马王子或者白雪公主;拖着不去运动,是为了等自己吃好休息好玩好;拖着不写文章,是为了等到完美框架和观点出现的一刹那……

而事实是,作为不完美的人类,而且是懒惰的人类,你可能永远都等不来一个最好的状态。你妄想等精力充沛时再工作,所以就先去看电影、睡觉,「等等,再等等,我这会儿状态不太好,我休息好了,一定能头脑清醒地把工作迅速做完」,事实已经无数次打你的脸,你盼啊盼,这个美好的一天一直都没有来,所以你就一直等下去。你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却忘记了公司在发展,别人在看着你的业绩,你就在等待和懈怠中成为了一个没有贡献的人。

世界上哪有最好的状态/选择,既然没有,那么就不要用「最优」来逼死自己。

在学习领域,「有限理性」可以帮助我们裁剪学习任务和强化注意力。人类认知有着诸多的限制,最省力的办法是顺应而非抵抗或者强行优化。先说一个具体的方面,如果把《管理行为》重要观点和框架整理得非常详尽有逻辑,这可能会是更好的学习方法。当我试图也这样整理时,发现极其痛苦,一方面是这本书信息密度非常高,观点太多,整理的话要大量摘录和提炼整合,虽然最终能做到,但非常耗时间,另一方面,我极其怀疑把框架整理出来对自己是否价值,直觉告诉我不会有太多帮助。

因为我并不是对所有观点都感兴趣,更难把他们都理解、记住,更不不可能都应用到生活中。整理框架、一个字节一个字读完这本书,对我来说也许是理解这本书的「最优策略」,但我确实很难做到,也没必要做到。让我「满意」或者说没有压力、能激发我学习兴趣的方式是,读到一个可能和我生活、工作非常相关又极富有反常识的新观点/模型,然后深入研究、结合生活反思、设计行动方案、融入到生活中习得它。这才是让我满意和快乐的学习姿态。

就比如学习「有限理性」,拿出周末一整天的时间去读关于西蒙、有限理性的论文,然后整理笔记,逐渐逼近「有限理性」的核心,这个过程对我意义非凡,因为越深入了解,我越坚信这会是一套改变我决策机制的关键理念。

换到更大的学习层面,你不可能掌握所有知识,也不可能习得所有技能,你要做的是在有限的智力、精力和时间里,追求一个让自己「满意」的智识水平。

从过去、现在到未来,人们几乎没有可能做出最有决策,如果认识到了这一点——一个人不可能拥有「最佳状态」,放下对最优选择的幻想,你就会开始考虑外在环境的约束条件、自身资源优势以及目标,以追求「满意、还不错」的姿态去做事,那么你的行动力很可能就会呈指数级暴增,你也会发现生活会多了很多选择以及更多的可能。

参考资料

  • 《管理行为》赫伯特·A·西蒙
  • 基于有限理性的投资决策行为研究_李广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