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参加开智大会,不同在这次成了举办方的一员。回想起来,去年开智大会作为一个转折点,前前后后认识了很多优秀的小伙伴,和几个群友进入开智成了同事,有些成了学习伙伴,被很多人的努力和成就鞭策,不敢懈怠。

四年前在德鲁克青年论坛听过一次安猪老师演讲,知晓他个人博客后,也不时去看看,博文有着很多读书笔记和安静的思考。四年后再听,照样是启发满满。

安猪一开始就问了全场一个大问题——「未来十年,你个人或你所在组织的发展目标是什么?」,这个问题我曾经问过自己,写下看似远大但是并没有多少深入思考和验证的答案,比如三四年前读完《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我仿照书里写下如下个人使命宣言:

  • 积极地促进自我心智的不断成熟,同时帮助他人心智成长
  • 学会真正的去爱、去生活,活在当下,享受生命的喜悦与和平
  • 拥有健康的体魄,释放生命的生机与活力,为做得更好,走的更远打好基础
  • 以原则为生活中心,学会独立思考与成长,培养良好的习惯,大胆试错,积累经验
  • 拥有深厚的学识和思想,影响和帮助他人
  • 掌握专业知识和精深技能,打造无可替代的竞争力,逐步实现财务自由,为家庭创造舒适的生活环境,奉献金钱、才智以改善他人的生活

三四年后看这个使命宣言,照本宣科而已。贪心如我,这六点几乎没有进展。反过来看安猪最初的目标:「希望三年后能影响到 50,000 个农村学校的学生。」然后逐渐扩大目标,影响 1,000,000甚至100,000,000 个孩子。

目标要宏大而简单,我所写的个人使命宣言更像人生准则而非愿景使命,里面多数都是「我想怎样怎样」。如何衡量目标的成功与否?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你对外部的影响或者说外部评价,如果愿景里没有一个服务群体/用户存在,终归困在井底自嗨。

所以一个合格的十年目标可能会包含这么几个因素:

  • 有清晰的目标受众设定,而且数量上超过现有能力,能激发自身的挑战欲
  • 有一个明确的行动方向,你打算通过什么方式为对方提供什么价值服务
  • 十年很长,你要关注一些变化变化不会太大的事情

说白了,就是设计你的「个人商业模式」。假如我的目标是「十年后,成为一个优秀的产品经理」,用上面的标准评判就知道不靠谱。没有受众,只有自己。打算为谁做什么产品?怎么才叫优秀?十年后,如果没有了产品经理这种岗位,这个目标还吸引你吗?

工作两年,愈发认清自己学习能力的不足,新媒体运营、产品设计、keynote制作、写作、编程,这些都是毕业后接触过的工作内容,却没有一项熟练掌握,看似很努力,实则浅尝辄止。想学又总学不会这个困境让我很不甘心,反而激发了「研究如何有效学习」的浓厚兴趣。

当我们在学习的时候,大脑如何运作?人们如何记忆、理解并应用知识?如何在很多的时间上手一项技能,并在工作中信手拈来地应用?为什么一直努力看书,工作和生活依然过不好?如何真正掌握一门学科?开始学习一个新领域,什么才是正确的学习姿势?如何学会任何你想学的内容……

关于「学习」这个话题,我有太多的问题想要去了解,在阅读《认知设计》《认知与设计》《为什么学生不喜欢上学》的过程中,渐渐对过去错误的学习方法有了新认识。我渴望通过「学会学习」作为人生的跳板,彻底改变工作和学习的效率。「学会学习」是很多人终其一生也无法掌握的一项关键技能,如果把目标改为「十年后,让10万青年学会任何想学习的内容」,就具体多了。这后面的路径就是你要学习「如何学习」的知识,你要去做与之相关的产品,你要去学习如何把这款产品顺利做出来,你要学习抵抗过程中的风险和挫折。

当然,这只是「十年目标」的一种可能性,未免好高骛远,把目光收回未来两三年,学习德鲁克坚持每两三年学习一门新学科的习惯,未来三年的学习主题集中在「认知科学」,在工作之外不断积累关于这个学科的知识,然后输出笔记、心得、总结和实践教训。

所以,成为一个高质量的勤奋者,掌握十年后依然用得着的知识,这些知识是大脑认知原理、社会心理、人类进化、数学统计、网络素养……通过学习 Hacking 人生旅途中的一个又一个鸿沟,不失为一个好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