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2013的最后一天,是时候给这一年做一个总体的回顾了。

回头一看,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零零碎碎却也满满当当地拼成了我的2013。

这一年,兜兜转转走了一些地方。广州、香港、深圳、昆明、无锡、北京、南京,走了这么些地方,在不同的城市留下不同的记忆。那些遇到的人、谈过的话、看过的风景都融入脑中,变成灵魂里弥足珍贵的一部分,伴我继续前行。

这一年,第一次谈恋爱,半年后就此分手。有欢乐、有争吵,最深刻的莫过于从这段情感经历中看到了自己的不成熟,读再多关于自我认知、亲密关系的书,都不如一场真实的感情来得深刻。

这一年,大四,没有找工作,也就没有找到工作。对未来充满迷茫,大四的这半年过得并不充实,看似一直在做事情,其实很多时间实际上是昏昏度日。我并不知道未来的方向在哪?未来人生的路该怎么走?思虑再三,既然想不清楚,索性不去想了,只有一直在劝告自己,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过好现在就已然不易。

这一年,我做了计划,但是没有完成。读100本书,写100篇文章、坚持运动。实际上才读了30本左右,发布60篇原创文章,运动更是不如往年。我讨厌这般做了计划却没有实现目标的自己,今年是这样,前年也是,定一个目标太容易了,实现的过程中却总是推三阻四、一再拖延。现在看来,这些目标设置并不科学,有了定量却没有定性,竟然以冷冰冰的数字去衡量自己喜爱的事情,而不是以每天快乐的读点书、写点文字为目标,也许在这样自然的状态下数量反而不是问题。

这一年,我把很多时间都投入到了德鲁克青年社区的工作里。总体上做的事情不少,却没有做出多少重要的成果。不断变换演进的工作安排:团队学习改进升级、夏令营培训、教材编写、创新案例、催化师培训、DI认证,这些事情都在做,却少有做得漂亮的成果出来。廖师兄说我「对自己要求很高」,不是的,那是因为我没有一个衡量自己的标准,只能没有节制的要求做得更好一点。

2013的下半年回到学校,很多时候我都是独自在宿舍面对着电脑去做这些工作,可是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的我,怎么就过期了自由职业般的生活了呢?现在的我是多么希望能和人一起探讨学习啊。这才发现自己并不是一个擅长独处的人,以往喜欢独处那是因为身边时时都有和伙伴们来往,独处反而是我的创造力源泉。而大四就貌似一个真空期,朋友们考研工作、课业没了,每天面对的不过就是电脑和自己,这样的生活真是受够了。

这一年,坚持做了几件事情。坚持最久的是每天练字,每晚练一篇字然后在微博上加上#字如其人#@几个一起练字的朋友,有的人来了,后来又走了,一直写下去的也就是最初承诺写字一年的@朗卡达瓦和我。这是今年投入产出比最低的一件事情,看着@朗卡达瓦现在写出来的字,好心羡慕,工工整整的赏心悦目,而自己的字呢,呵呵。开始的时候还想着把字练好,旅行在外条件再艰苦也会找一个角落认真写完,后来慢慢地就没有放在心上了,每天不过是履行一个对他人的承诺,做一个不失信的人而已。而达瓦每天工作加班再晚,也会先临一边字帖,然后自己抄一遍,一次近1小时。而我练字的时候一定会放着歌,巴不得快快写完去上网,一般二十多分钟就写完了。

这就是差距,和天赋资质没半毛钱关系,时间、态度足以证明一切,足以给你想要的。

这一年,很意外的是一点点攒下来竟然看了很多八十多部电影电影。观影带来很多的思考触动和欢乐,电影里的一段段人生在心中拓出一片天地,让我能够容纳生命中的美丽和悲伤,也激励我在如此年轻时去看看这个广阔的世界。

这一年,我又收获了什么呢?想来没有什么突出的收获,可是,上面这些不都是我的收获吗?

一年前的我,和现在的我,有什么不同呢?我不确定,也许关注自己太久了,处在其中看不出来。 正如萧秋水老师在微博里说到的:「有时候,我们着迷于自己的成长假相,其实只是因为没有遇到真正的试金石。」如果我没有谈这次恋爱,怎么知道自己的不成熟;如果没有坚持练字,怎么知道自己的心性不坚定不沉静;如果没有大四,我怎么知道自己这般渴望伙伴和厌倦独处……

这一年骤已过去,明年呢?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开始?我已经厌倦了满腔热血计划大干一场最后不了了之的大话,我不想每到一个新年就张罗着重新开始,因为害怕自己还是那种「说话的巨人行动的矮子」,实在不想自己的生活永远只是说说而已。

可是,如果没有目标,那生活又有什么意思呢?

但是,谁规定生活一定要有目标呢?

与其规划未来,不如选择一种活法,在2014年能够把每一天都过好,竭尽全力过的稳当而踏实。

过了这一年,我就快要毕业了。过去的终将过去,我还是要劝慰自己,不悔过去,不畏将来,抬起头来迈步向前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