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六去青岛市北武术锦标赛打酱油,下场后在休息区和一位老师聊起了太极的学习,老师的几句话着实点醒了自己。借由练好太极所需的扎实基本功深入分析到内心满足感的实现,初步认识到这些年来在学业和技能上没有达到精深状态的原因。

老师的话大意是:

「太极的功夫在腿脚上,你不会走怎么会跑。练习太极首先要把根基打好,说白了就是腿脚的功夫要扎实,你看我的那两个徒弟,也是和你们一样周末和老师学习,但是每天的站桩、踢腿压腿、马步、金鸡独立这些基本功不低于一个小时。光这些基本功他们练了足足有两年。套路谁不会啊!我不要求他们学多,就这么一两个套路就完全够了,不贪多、贪杂,少而精就是最好。」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她那两个还在上小学的小徒弟能把四十二式太极打得这么稳这么好!扎实的基本功是一切学习的基础,万丈高楼平地起,九层之台,也是在一把一把的泥沙堆砌出来的!

行动十分缓慢的人只要始终循着正道前进,就可以比离开正道飞奔的人走在前面很多。

反观自己学习太极的这一年,从未花费哪怕半小时用来纯粹的练习基本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老师、学长们在学习之初也反复强调多压腿这些基本功。一开始倒还当一回事,不出一个月又懈怠了,也难怪一年来只是把套路架势学会了,在太极的门槛外徘徊不前。

再想起中学时英语、数学的学习状况,基本功的扎实与否同样影响了成绩的好坏。

印象很深的是初二那年的暑假,每天早晨和傍晚我都会爬上楼顶迎着太阳拿着李阳疯狂英语的《初二背诵文选》,抱着复读机狂喊英语,一个多月的咆哮和坚持背下整本书,换来的是在发音、语调、语感、听力、记忆的全面提升,英语成绩自然不赖。不过,上了高中再也找不会这种激情,英语也如一把利剑慢慢生锈不再亮堂,那段时光就此尘封成了青春中独自奋斗的浓墨一笔。

相反,高中的数学成绩却是心中永远的缺失和遗憾, 那时几乎每次都是在及格线下徘徊, 直到大学还影响着其他专业课的学习。细细回想,当初也知道要把基础打好的道理,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课后习题认认真真的做好,然后乖乖地做学校的教辅书。当然我是不会这样做的,不然可能就不会身在此地了,事实上我从未坚持做这些简单的习题超过一个月甚至三个星期,原因很简单,它们太简单了、同时对我来说很枯燥,我更宁愿去背背历史、做做阅读理解、看我最爱的小说!当时天真自以为成绩提高的门径怎么可能会在简单的题中。高考之后,在把所有资料拣出来一股脑卖光的时候,发现凡是有关数学的参考书没有一本完整的做完过!

如果说「大道至简」,那么简单的基本功就是大道的开始,它们一般都不需要花费太多的脑力,只需反复的实践直到实现身体记忆、融入大脑的回路。这就是基本功的原理,提供的只是支撑,毫不见奇甚至乏味。花朵要从一粒平凡质朴的种子破土而出、白天鹅要从丑小鸭蜕变,美丽的东西都要从平凡简单开始,精深的技能自然也离不开简单平实的基本功。当然,越是简单的东西,人越瞧不起、越鄙视、越视而不见。

既然基本功如此重要,为什么就因为它们枯燥乏味而不能坚持的训练呢?

在面对一些不得不做的事前,我总是这样说服自己逃避,「我怎么能这样苦了自己,我的生命只有这么一次,而且这么短暂,我应该把能支配的时间放在喜欢做的事情上,我干嘛自找罪受啊!」每面对选择时,我急切的想要欲望首先得到满足,我总是逃避当下必须紧急要做的事,全力去做带来愉悦喜欢做的事。比如近来的期末复习,我宁愿去看《《华尔街日报》是怎样讲故事的》学习改进写作的技巧、我也愿意去刷刷豆瓣、上上微博,也静不下心来复习专业考试,一想到马上就要考试,心里又一阵紧张——还没复习完啊!

同样,大学两年来,平日的上课和自习我都是把专业课的学习放在一边,忘情地看其他很喜欢、很有意思的诸如心理学、思维培养、小说的书籍,看这些课外书的时候确实很享受、忘却了现实的忧虑,不过,试问你连当下专业学习的枯燥都无法忍受,如果往后的职业生活遇到枯燥乏味你不想干的任务,你敢像现在毫无顾忌地拍案而起大声地说「老子不干了」?

一个人是否能拥有绝对快乐的时光?

我在记忆里搜索了一遍,没有,即使有至少我还没体会到。所以,也许快乐只是一个时点上的愉悦,放大一点,在整个过程中,必然还包括痛苦和挣扎。没有永恒持续的快乐,永动机只是一个梦想。正常状态应是有快乐、有痛苦、然后继续快乐、痛苦、快乐、痛苦……快乐与痛苦彼此交替,这才构成了生命的常态,有高就有低、有得必有失,开水不可能永远保持在100℃的沸腾状态,早晚也会冷却下来陷入沉寂。

很多时候,我总是先享受快乐,再去不情愿的面对痛苦,身边我这样的人不少。我们总是急迫的渴望马上获得满足,享受身心的愉悦,然后再去很不情愿的去处理带来痛苦的事,长此以往,越来越多应该尽快完成的忍一忍痛苦就会过去的事情在拖延推迟下积重难返,小痛苦变成大痛苦,一两件事情变成一大堆事情,彻底捣毁了生活。

这就是我们不愿做简单枯燥的基本工作的原因,就因为它们枯燥乏味、痛苦难耐,难以马上实现远大的目标,马上带来攀上高峰的征服感。可是,千里之行,只能始于足下,不积跬步,何以至千里!

写到这里,看来我并不是不明白基本功的重要性,这个道理从小就明白,却没有长久坚定地完整执行过。在太极、数学上的缓慢进步,不是我不明白基本功的重要性,更深的原因只是两个字——顺序,先后的顺序。不能静下心来先做一件必须做而且意义深远的任务,相反急着满足自我喜好的欲望。自己从来都是先享受,再痛苦的模式,这个明摆着拿快乐去喂养痛苦,结果痛苦越养越大,直到完全吞噬了快乐,痛苦和压力占据了生活的大片河山。把顺序倒过来,先痛苦再享受,就变成了拿痛苦喂养快乐,先把当下的痛苦解决、扼杀在萌芽之中,再全心全意、毫无顾忌的去体验快乐,相当于拿暂时的苦痛做迎向快乐的垫脚石,这种放松无牵挂状态下的快乐更纯粹、更持久、更加让人欲罢不能、更加刻骨铭心。

这就是《少有人有的路》提到的「推迟满足感」:

推迟满足感,意味着不贪图暂时的安逸,重新设置人生快乐与痛苦的次序:首先,面对问题并感受痛苦;然后,解决问题并享受更大的快乐,这是惟一可行的生活方式。

从「知道」到达「懂得」这是一个极其艰难的过程,也许只有在尝试过百般挫折失误、流过泪淌过血才会理解早已熟知的道理,有些人也只有看到简单的真理在别人身上成功的映证之后才会信服,愿意亲身实践。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积累,就是把一件件小事做好做踏实,做好小事,比做大事需要更大的耐心和勇气,耐心忍受枯燥、耐心忍受成功遥遥无期的焦虑、耐心忍受缓慢的进步,勇于接受不得不做的痛苦、勇于推迟满足感、勇于修炼「先痛苦后快乐」的心智模式!

推迟满足感同其他技能一样也要从基本做起、从小处做起、不断反复的练习,这比任何专业技能的培养更显艰辛和痛苦,因为每次你都要违背强大的自我欲望去延迟获得满足的时间,和自己挣扎,把自己分裂,这会很痛苦,但是,这就是「先痛苦后快乐」获得新生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