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北京工作竟已三个月,实在太快。从一个学生到一个职场人,这期间的过渡并不顺利,反而伴随着很多痛苦和挣扎,曾经自诩学习能力很强,真到了工作未必如此。

三个月来,每天过得飞快,回头一看,又感觉已经走了好久:刚开始的新鲜好奇、经常被骂、加班到很晚;和三个小伙伴雷打不动的读书会,是一周里最放松的时光;不知道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将来会去到哪里。走了很久很久,慢慢地变成了曾经最不想成为的人:常常抱怨、读书少、很少深入地思考和写作,找寻不到这样生活的意义何在……

阳光于我是一件奢侈的东西,开始的两个多月每天只有上班进出地铁的时候才有机会见到阳光,其他时间都在办公室不停地刷微博刷微博,我从未如此渴望去山林之间,呼吸自由清新的空气,我多么放下关于工作和对未来的焦虑,去吹拂海风,纵情呼喊。可是,一份连周末都只有一天的工作哪还有时间和精力出行。

如果说,工作三个月来最大的体会是什么,那就是从未体验过如此高强度的持续工作,从未被人这般骂得狗血淋头,也从未多次想要离开最后咬牙留下来。

至于工作技能上的提高,实际上真正投入时间去学习和反思的时候并不多,整块的学习时间被零碎的工作打碎得稀巴烂,唯一能够用来学习的时间不过是上下班的地铁上,而在下班的时候因为疲惫常常走神。毕业前有读到过:「工作以后学习是一件奢侈的事情」,果然如此,现在就连阅读都不再是一种享受。况且,我已经静不下心来,哪怕十分钟都会想去看手机。

十一和近半年未联系的好友通话,聊起彼此的境况,她奋斗在二战考研的路上,而我已经进入社会开始工作。她提起一些高中时的同学,那些考入名牌大学曾经被我们仰望的学霸们,现在在毕业后接连回到了家乡,不禁唏嘘,原先我们幻想和他们一样考上一个好大学就会有一个闪闪发光的未来。并不是说回到家乡工作有什么不好,毕竟人各有志,回到家乡同样能够闯出一片天地。我所好奇的是为什么从家乡走出去的很少能够留在外面?我没有调查过,是什么样的理由让他们选择回到家乡,当然回到家乡工作生活都会顺利更多,独自一人在外只有靠自己和朋友。写这些并不是要突出我留在外面就有多特别,只是在告诉自己要坚守下去,去看到更大更多彩的世界。从贵州到青岛,从青岛到北京,理由很简单,就是去看更大的世界,去触碰更多的可能性。《极客与怪杰》里鼓励在「熔炉」里成长,这时我才体会到,高强度的工作节奏、被骂得狗血淋头引发的心理压力、工作与生活的失衡、遇到一个性格急躁的上司,都是组成这个「熔炉」的一部分,我所做的只能是在这个熔炉里尽快蜕变,锻造成器。

现在工作并不出彩,得不到积极的认可,常常会担心这样走下去会有什么样的出路?三个月来,我的优势是什么,我到底能做成什么事情,这些常常萦绕不得其解。

在TED How the worst moments in our lives make us who we are 里,讲者Andrew Solomon一直在反复说Forge meaning,building identity,被这句话给深深触动,「铸就意义,建立身份」,与其苦苦找寻而不得,不如尽情去铸造。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能成为什么样的人,就想出一个来,在行动中成就自己,为自己的人生赋予一个意义。在工作中成为一个值得信任、高效的行动者和贡献者,成为一个独立思考的人,成为一个温暖别人也能够被别人温暖的人。有时候真的是埋头工作,思维越来越机械,就放弃了思考和选择的权利。生活的主动权一直在手里,没有谁可以夺走,除了你自己。

不要问「我是谁」,而是问「我决定成为谁」。

这个时候,放下过去三个月的负担、压力、焦虑、彷徨,问自己我想成为什么样子?我想做什么?我想去跑步、去写作、去读任何想读的书、去做喜欢的工作,去爱想爱的人。

写到这里,我的心中突然亮了起来,也许我在这个世上有一个简单追求,那就是活得快乐。工作于我,是磨砺心性的场所,不是心情沦陷之地,不是快乐的牵绊。

我一直很迷惑,究竟什么样的成长路线才是对的,什么样的选择才可以导向一个成功的职业生涯,做着一份未来发展的方向不知道喜不喜欢的工作是否值得,如何在很疲惫的情况下把工作做好,如何和一个脾气急的领导沟通……好多好多问题我不懂,可是,没有人告诉我答案,这正如知乎采铜老师说的,从大学到职场,就是从「游乐园模式」到「荒野求生模式」,一切都得靠自己,没有人会告诉你现成的答案。

写到这,我模糊地意识到,也许这段时间所有的焦虑,犯过的错,来自于模式切换的不适应,来自于面对问题一切都得靠自己的无助感,来自于内心对「荒野求生模式」的排斥和对「游乐园模式」的留恋,从工作的那一天起就不会再有人告诉我现成的答案,从零开始,一切都得靠自己。

工作三个月来没有充足的时间运动、读书和休息,倒是培养起了一个走到哪都可以做的小爱好——随手拍,用手机记录北京这座城市,然后用instagram修图,反而倒是做出了不少还不错的照片,这是继Day One之后另一个爱不释手的app,一张张照片给重复枯燥的生活增添了不少色彩。

我看到太多成年人在离开单纯的大学、进入复杂的社会后,过没几年就变得乾涩、麻木、冷漠、封闭、短视。我不希望看到你们也变成那个样子。我希望你们不论到了人生的哪一个阶段,都仍然能拥有感动人与被感动的能力,爱人与被爱的能力,为他人付出关怀的能力,以及对陌生的事物感到好奇的能力。最重要的是,你还要有能力保有一点理想主义的性格,永远不要轻易跟现实妥协。

我知道,现在的你们当然都还拥有这些能力。但是,进入社会后你一定会持续被各种挫折与冲击磨损。如果你只顾着适应社会而忘了自己现在的样子,几年以后你就会变得跟大部分的人一样,变成一个自己也认不得的人。你的记忆中当年大学刚毕业时的样子,是一种最强的提醒。提醒自己不要忘了自己是谁,更不要失去那些人之所以为人最重要的特质。所以,请务必记住自己现在的样子。

还有,这个社会注定要带给我们很多的不快乐。跟它对抗最好的方式,就是想办法让自己快乐。只要你还记得自己现在的样子,你就有办法在最需要的时候找到让自己快乐的方法。因为,真正能感受快乐的,是真正的你,是那颗单纯的心。——《蔡志浩:记住自己现在的样子》

有一天在地铁上重读蔡志浩的这篇文章,浑身打了一个寒战,我竟忘了那些最初追寻的最宝贵的东西。时至今日,从冬天走过苦闷的春天,夏天在毕业工作后匆匆而过,秋天已至,回看过去的一年发生了这么多事,我还是我吗?这很难去判定,但我绝不希望自己变成了曾经最不想成为的人。要想实现这个目标,所能想到的方法就是记住自己最初的样子。我不能准确的描述出自己在生命的每个阶段是什么样的,但是可以通过文字记录当下真实的心声,这些文字即是自己最初的样子,即是生命路上一个个坐标,印证来时的方向。